草梅视频黄

站在通道前,戴着棒球帽的小清新女孩强作镇定地把电影票递给检票的美女。

低头看了一眼后,检票美女将票根撕下,将票还给戴棒球帽的女孩,笑道:“祝您观影愉快。”

戴棒球帽的女孩抬头看了一眼“星光影城”的招牌,低头匆匆走进,去找自己的4号影厅。

我叫李慕嫣,我现在慌得一比。

这是我第一次从事商业间谍活动……额,好像也不算是间谍,只是进行市场考察。

但还是好紧张哦!

这个活是好姬友韩艺介绍给她的。

轻松不累,不会太耗时间,酬劳还挺高。

只要跑完全省的11家星光影城,对这11家星光影城所有影厅的座椅等基础设施以及播放设备做一个详细的调研,最好还要拍照留证,就能获得3万元的报酬。

相当于她大半年的工资了。

这个过程中,一切有理有据的费用,比如说买的电影票,路费,打的费用,甚至收买工作人员的费用之类的,都可以报销。

等拿到这3万块钱,李慕嫣打算飞去江都市,和男朋友好好玩几天。

纱裙女感受初秋味道

江都市自古就是旅游胜地,风景秀美,有“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的美名。

她早就心心念念想去一次了。

不过之前都是男朋友来看她,她还从没去过江都市呢。

其实如果江都真的不错,她把这边的工作辞了,留在江都也未尝不可。

反正她也不是白井人,对她来说,白井也好,江都也好,都是外地。

而且现在的工作也没有那么美好。

只是……这3万块钱并不容易到手。

绝不只是随便拍几张照片就能完事的。

对方要求,必须了解到这些基础设施的造价,设备的进价,使用的年限,装修价格,门面租期和租金等。

肯定不是她买张电影票,进去看一场电影,溜达一圈就能掌握的信息。

当然,买票看电影进行实地考察只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肯定还是要进行一系列的间谍……不,调研。

为了这3万块钱,老娘拼了!

……

颜颖臻的别墅里。

大家坐在圆桌前,有说有笑。

当然,这里有几人是真的开心,有几人是强颜欢笑,就不好说了。

看在颜颖臻的面子上,杜采歌不想让皮特厚太难堪,又不想和这人虚与委蛇,干脆就不搭理。

而面对着颜聿麒,他只想照着那张酒色过度的脸擂一拳。

和阮应翔,他不熟,没共同话题。

陈馥芳作为今天派对的主角,要左右逢源,没空专门和杜采歌说话。

陈茉年龄太大,和大家都有代沟。

颜颖臻则忙着应付采薇那层出不穷的问题。

还有几位颜颖臻的闺蜜,杜采歌都不认识。

他干脆专心享受颜颖臻的手艺。

做菜是看天赋的,颜颖臻肯定平时没什么空来练习厨艺,但她做的菜还真的味道不错。

可惜,就算娶了她,一年也享用不到几次她亲手做的饭菜。

在她退休之前,都不可能有这种闲暇来每天煮饭烧菜。

杜采歌之所以能吃得津津有味,心情愉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饭桌上没人搭理皮特厚。

这星条国国籍的精神小伙显得落落寡欢,还得装出很开心的模样,惨得让杜采歌觉得胃口大开。

最关键的是杜采歌看得出来,皮特厚以前也没能介入颜颖臻的生活。

颜颖臻的哥哥和朋友都对皮特厚表现得生疏而冷淡,只是出于礼貌才偶尔和皮特厚说几句话。

采薇更是对皮特厚没有半点兴趣,不是黏着颜颖臻,就是来杜采歌这里撒娇,或者跑去陈茉那里卖萌。

这让杜采歌明白,他大可不必把这个皮特厚看作敌人。

这位国际友人连颜颖臻的小手都挨不到。

对方根本没资格当他的敌人。

等吃完饭,大家在客厅各自找地方坐下。

颜颖臻的别墅里虽然有个专门的观影室,但家里可不止一台电视机,大客厅里也是有电视机的。

她打开了电视,让想看电视的人可以去看。

不过就陈茉一个人守在电视机前,她追的肥皂剧正在播出,这是她雷打不动的追剧时间。

颜颖臻的几个闺蜜,之前吃饭时没怎么和杜采歌说话,这时却都跑过来,围着杜采歌好奇地问这问那。

采薇不知跑到哪去了。

颜颖臻陪着陈馥芳小声聊着。

侯无咎在角落看了半晌,毅然抬腿往颜颖臻走去。

还没走到颜颖臻跟前就被拦了下来。

“嗨,秀楚。”看清了来人,侯无咎招呼道。

吴秀楚吟吟浅笑:“皮特,今天晚上不要去找她说话。”

“Why?”

“很明显吧,她孩子的父亲在这,你本来就不适合出现。如果你今天非要往她跟前凑,信不信她会把你拉进黑名单?”

侯无咎沮丧地低下头:“我不信她会这么对我。”但其实他已经信了。

“你想试试?”

侯无咎摇摇头,“我不想做任何可能引起她不快的事。”

“恩,”吴秀楚的鼻音拖得很长,“你根本就不该来。她不邀请你肯定是有理由的。”

“我以为她只是忘了邀请,或者是有什么顾虑。”

“男人都这么喜欢自欺欺人么……”吴秀楚小声说。

“什么?”

“没什么。”吴秀楚盯着侯无咎,就差没指着他的鼻子说:麻烦你心里有点逼数好吗?

她早就知道侯无咎在追求颜颖臻。

不过在她看来,男人想追女人,或者女人想追男人;有功利心,或者没功利心;或者纯粹被颜值打动,或者是喜欢对方的谈吐、内涵……都是可以理解的。

也都是值得赞赏的。

世上的爱情不是只有一种形式。

爱情也并不是越纯粹越好,情深不寿。

所以她从没反感过侯无咎,尽管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侯无咎连1%的机会都没有。

但喜欢人、追求别人,也是要有一个前提的:不给对方造成困扰。

人家给自己的亲人过生日,没邀请你,你眼巴巴地赶过来,死乞白赖地混一碗饭吃,真的合适吗?

没看见所有人都不理你么?

颜颖臻只是出于礼貌才没赶你走罢了。

你但凡有半点自知之明,也该早点告辞,不要逗留到切蛋糕的时候。

吴秀楚收回失望的眼神,“随你吧。”

她走向自己的未婚夫阮应翔。

因为之前阮应翔偷偷挪用公司的资金去弄私活,事情败露,还死鸭子嘴硬,导致她父亲和阮应翔闹得很僵。

她这个未婚夫,别的都还好,就是因为出身微寒,所以自尊心太强,太想证明自己了。

今天她带阮应翔来参加生日派对,也未尝不是想让死党给自己的未婚夫提供一些支持,让未婚夫能做出一些成绩来。

只是她还没找到机会对颜颖臻开口。

她和颜颖臻关系太好了,好到她不希望这份关系有半点变质。

所以她才犹豫不决。

这边,杜采歌有点疲于应付颜颖臻的闺蜜们。

这些女人都是20多岁,不到30岁的年纪。

而且是清一色的二代。

这个是某某集团董事长的侄女,那个是某某跨国公司总裁的千金。

现在和颜颖臻来往最多的就是这么些人了。

因为颜颖臻从小就被送进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身边的同学朋友都是非富即贵。

只是在她念大学时,才稍稍获得一些自由。

那个时候,她也交到过一些家境普通的女性好友,有几位原主还见过。

不过现在都没怎么联系了。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估计是因为没有共同话题,以及没有时间吧。

而她现在这几个闺蜜,说话都挺大胆的。

“据说你和唱歌的那个段晓晨关系很不错?你胆子挺肥的啊,要我是小颖,早就打断你的腿了。”这个还算正常。

“话说颖姐那么强势,你们做的时候,谁在上面啊?”这个问题就让人不好回答了。

“你公司最近在拍电影?给我留个角色呗,我想客串一下。”杜采歌当然说好。然而……

“话说你要不要潜规则我啊?为了角色我愿意献身的哦!不过你别告诉小颖啊,她会杀了我的。”我去,这也太刺激了,能不能别边说话边舔嘴唇?还有,颜颖臻就在你背后,你知道不?她现在就在尝试用目光杀死你。

“你呀,作为男人,要宣示一下主权的知不知道?平时你都不参加我们的活动,大家都不知道颜颖臻有男人了。你要是经常露面,也能让一些狂蜂浪蝶死心了。”额,这……

“啊?你们没在一起?得了吧,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跟我说没在一起。逗我玩吧?”这是两码事,姑娘。

“切,别以为老娘傻,小颖看你的眼神,恨不得眼珠子都黏在你身上了,你还说你们分手了?骗鬼吧。”没那么夸张。

“你既然信誓旦旦说你和颖姐分了,那好啊,今晚陪我睡吧,让我试试你的功夫。我还没睡过作家呢!据说作家在床上玩得最疯了,我早就想试试了。颖姐,颖姐,今晚把你男人借给我一晚,你不介意吧?”

杜采歌擦汗。这群女人实在太可怕了,他有点应付不过来了。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admin

View all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