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视频软件

这将是一次新旧碰撞,也是新朝将要面临的首要问题,新律究竟能不能在东楚推行下去,就要看这次朝见了。

虽然王康明确表示过会和平解决,但直接过来,依旧是有风险?

因此人们都在考虑这些东楚的诸侯王敢不敢来?

这就还有一个问题。

王康可是在登基当日就说过,登基大典举行十五日之内,若不来朝见,便会直接出兵清缴,这也算是最严厉的威胁。

对此,人们并不怀疑。

这位陛下可是征伐天下,以武立国,相信不会犹豫……

这会是一场大戏,吸引所有人的关注。

同一时间,东楚奉国王都高堡城,各位诸侯王也都在商议着去与不去的问题。

他们并没有离开,因为是在等着寿春那边的消息。

现在消息已经传回,各种情况也知晓,就看该如何抉择?

气氛凝重。

不萌不俏皮的青春少女

各位诸侯王都在考虑着,此去寿春或许安然无恙,或许就会遭遇险境,这是谁都说不准的。

王康已经正式答应了他们允许保留封国一切如常,但也给他们出了一道难题。

必须在十五日期限内前往寿春,不然就会派兵清缴。

往常朝见,都有相应的礼节。

朝见,也是朝贡。

需要准备厚礼等等。

但这十五日,时间太紧了,根本没有给他们准备的时间。

不是准备礼品,而是安排妥当,万一在寿春出事,该如何应对……

因此,他们很是纠结。

过了良久,奉王项百川低沉道:“现在的情况,诸位想必已经知晓,那王康既然已经要求我们十五日之内到达寿春,这就说明,他知道我们都在奉国,时间上是足够的,而且温漳给我送回的信也说明了这一点。”

这才是可怕的。

这就说明,他们的动向一直都被王康掌握着。

“各位,该如何是好?”

项百川沉声问道。

“去吧,能怎么办呢?”

尤王项见山无奈道:“打又打不过,好不容易争取了保留封国的机会,难道就错过吗?”

对于王康他始终是存有很大的心悸,因为他知道其真正实力有多强大……

“是啊,王康是在登基大典上,众目睽睽之下宣布,他刚即位,难道还敢出尔反尔坏了声名?”

“据使臣送回的消息,王康确实承诺会和平解决东楚问题,也证实了这一点。”

众人都说着。

“可万一呢?”

也有人有着顾虑,毕竟这可不是小事情……

“现在王康得了好声名,东楚各地城民百姓对其充满信任,他把选择交给了我们,若是我们不去,他就有了切实的借口,在大义上站稳,这是阳谋,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有人说出,引得众人点头。

这才是最难受的。

当初王康说是为了东楚地域不受战乱,为了民众不受侵扰苦难才会寻求和平解决之道。

在有心传播下人尽皆知。

毕竟都知道以王康的实力,即使是强攻下东楚也是可以的。

普通民众只看表面,而不会分析内在的问题。

这也为王康赢得了民心民意,人们抵触情绪大大降低。

若是诸侯王不去朝见,那就是的问题了。

新君继位,前去朝见是很正常的。

虽说时间紧迫,也许王康只是要一个态度。

“如此看来,我们不去也不行了?”

“是啊!”

“奉王您意下如何?”

有人问道。

毕竟此事是在项百川首席谋士温漳的主持下谈判成功,而且奉国是当今东楚实力最雄厚的,他隐隐成为了风向标。

“去啊,怎么不去?”

项百川开口道:“我们不去就落人口舌反而变得被动了,他王康已经当众表态,难道还敢出尔反尔?”

“他刚即位,最需要的是民心民意,难道他能堵的住悠悠众口?他是皇帝了,反而做事情要考虑的更多!”

众人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诸位,我们可不能上当啊!”

项百川冷笑道:“王康各种政策的推行表明他相当的排斥诸侯制,但他需要的是稳定,也需要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可能他就是吃准了我们不敢去,应而便会有那样的限定,到时他便有了完美的借口!”

“但我们是不会上当的!”

“没错!”

“奉王所言极是啊!”

“哈哈,细想来还真是这样。”

众多诸侯王都笑了。

“我们不但要去,还要光明正大的去,他不是爱宣扬吗?那我们就更加宣扬,这对我们也是一种最好的保护。”

“有道理,他王康会利用民心民意,我们又怎么能不利用?”

项百川接着道:“当然,我们也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于王康的仁慈,还要有所准备。”

“们立即传信给封国,告知亲信主事,万一我们在寿春遇到什么情况危机,不计一切代价,立即起事!”

项百川沉声道:“只要我们都团结起来,那王康就会有很大的顾及,可保我们无虞,也没有谁能够瓦解我们!”

听到此。

众人都是点头。

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明白,现在的关键就是团结一心……

“那薄王和厥王怎么办?”

有人问道。

东楚十一个诸侯王,在这的可只有九个,还有两个没有到。

“薄王已经取得了联系,他离奉国不远,跟我们应该是一致的。”

有一个诸侯王解释道。

他的封国跟薄国是邻国。

“那厥王呢?”

“厥王没有消息,也不主动跟我们联系,而且他好像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

“他好像跟卫国在接触。”

“卫国?”

“厥国好像跟卫国相邻吧,他想要做什么?”

“他想要做什么都不管,他以为卫国,吴国就是好东西么,我们不参与。”

“那要不要通知他?可能他都不知道消息。”

“为什么要通知他?”

项百川冷笑道:“按照王康的要求,若是在十五日内没有到达寿春,就会被清缴。”

“厥王他不去,那就是没有达到王康的要求,到时我们也可看看,王康是放空话,还是真的要动真格的?”

听到此。

一众人恍然大悟。

当真是高明啊……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备受瞩目!

> 帝国最强败家子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备受瞩目!

议定结束,达成共识。

各诸侯王都立即传信回封国安排妥当,万一发生突变,将立即起事勤王,威胁寿春,以保证他们的安。

同时,也开始为出行准备。

既然是朝见,肯定要准备些礼品,并且还应该是厚礼,相关流程很是繁琐,时间紧急,只能从简。

但他们不能回到封国准备,也只能从奉国这边拿了。

当然不可能白给,毕竟这么多人,份额可是不小,又是一番商议之后,采用预支后付的方式,奉王给提供使得他们也有了准备。

也因此,准备的厚礼就大打折扣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他们本来也不想多拿……

已经耽搁了几天,所以必须要立即出发。

第二天,九位诸侯王就开始出发了!

相应的各种排场也是很足,并且项百川还派人大肆宣扬,传遍各地,让所有人都知道。

九王朝见。

不对,应该是十王。

薄王项目将会从他的封国直接出发!

这也给了人们极大的震动。

这时民众才知道,原来九位诸侯王早已经到了高堡。

但不管如何,终于有了定论。

东楚的城民百姓一颗提了的心终于落地了。

战争应该不会有了。

这最后的安宁之地,不会遭受破坏。

不过也不一定,是否真的安定还要取决于寿春朝见之后,但不管如何,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的结果。

九王出行,排场极大。

光是车队相加就有二十余量,随行人员数百,护卫军士五千余人……

端的是声势浩大,这也是奉王项百川有意而为。

之前王康放出了那样的话,他们宣扬的越重,王康便越有顾虑。

不过不听得厥王有什么消息。

厥国在楚国,不对现在应该说是秦国。

在东南角的位置,跟卫国相邻,算是边境封国。

他若是去不了。

那王康会真的出兵清缴吗?

总之,这场盛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但双方达成共识,不管是什么制度,新朝都已经算是真正的统一了。

时间很紧,各位诸侯王也不敢怠慢,既然决定去了,那肯定要赶在期限内赶去寿春,这样不给王康什么借口。

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一次新君与东楚诸侯王们的一次博弈。

相互踢球,互相找借口,只不过这次主动权又落在了东楚诸侯王们的身上。

我们已经按照规定朝见,还有什么好说的?

因为造势极大的缘故,这一路上吸引了很多关注议论。

再说也有这么庞大的车队。

战争结束,新朝建立。

一切都归于了平稳,至少寿春附近是这样的。

那些逃离的人也都回来,也都定居了下来。

不过这只是说明平稳了下来,并不代表生活就好了。

事实上处于苦难中的百姓依旧有很多很多。

长时的战争耗费国力,影响正常生产耕种,逃难都来不及,又哪有余力从事其他。

土地荒废,粮食严重短缺,经济更是一团糟,战争带来的影响才开始了。

更糟糕的是,冬天就要来了。

对众多百姓来说,这更是雪上加霜。

也对王康的新朝,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这个冬天必然是不会好过了。

而作为国君的王康必须要提早准备想办法解决。

不然,在这个冬天一定会有很多人受饥寒交迫。

民众的要求很简单。

只求吃饱穿暖,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难的……

看着桌案上的一个个卷册,王康面色凝重,还带些愁容……

人口统计已经开展,寿春及地方同时进行。

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不少问题……难民相当的多!

就要入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没有吃食,没有御寒场所的人很多很多,近期就已经发现有很多难民流入寿春。

寿春是京都,自然比其他地方更好一些。

同时,地方上报来的类似情况也相当多。

对于这个问题,王康早已经有了预想,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曾经的楚国是大陆人口最多的国家,但因为长时战争,死伤不少,人口减员严重,留下来的都是难民。

战争把这个国家耗干,也把这些民众耗干了。

国库空空,粮仓空空。

如何安然度过这个冬天是最要紧的事情。

必须要在冬季到来之前,能够有一定的储备。

可现在耕种已经来不及,作物都需要生长期。

为此,王康很是发愁。

以前他考虑的是一军的吃喝问题,现在可是一个国家,体量就不一样。

王康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但都不现实,还是那个问题,生长周期不够,距离彻底冷下来,最多两个月的时间……

他要做两手准备。

其一是想办法筹粮,从何处筹粮,只能是朝那些贵族下手了。

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他们有储备。

这些人也是倒了霉,被王康一直隔韭菜一茬又一茬。

不过想要大规模的筹粮,寿春是做不到的,只能是东楚,这片未经受战乱的地域。

现今就是想办法把物资均衡一下,实行平均分配,计划经济,想办法先把这个冬天熬过去。

另外一边,王康也想办法进行种植。

天气已经冷了下来。

大秦所在的区域虽说无法跟北方的冬天相比,但也有气候限制,想要种植,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采用室内大棚种植。

这是王康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因此,王康多次考察研究可行性,同时也开始制定方案。

选用的地方,必须要有丰富的土壤条件,并且规模足够大,这一点倒是不难……

大棚的搭建他也有现成的方法,难得是该选用什么样的薄膜,最好的当然是塑料薄膜,可这个时代怎么可能有这东西?

退而求其次,只能用草被草席草或者无纺布来代替,这是最便捷的,可以就地取材,也能最快的实施。

近日,王康将所有的事情放下,都在制定详细的方案。

他定好了,然后直接吩咐人去实施就可以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王康定下的十五天期限也到了,也是在这一天,东楚的十位诸侯王到了寿春……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十王进京!

> 帝国最强败家子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十王进京!

这是一个备受瞩目的日子。

诸侯王进京朝见,是诸侯王必须要履行的义务,有规定的时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行体制逐渐走向极端,诸侯国逐渐壮大,对于天子也越来越不尊重。

原本是正常履行的义务,也成为了口头说说而已。

相互走向对立,知晓我的不满,我知晓的意图,这样的情况下,诸侯王们不敢亲易来京。

而且天子也召唤不动。

最近的一次朝见,是楚皇项临天登基伊始。

之所以项临天被誉为楚国近代最伟大的帝王,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他登基时,大楚三十六个诸侯王除去两个有特殊事情,其他都来了。

那可真是一场盛事,在楚国的历史上也是极少发生,由此也确立了项临天绝对的统治地位……

而今,盛事重演。

同样是新君即位,诸侯王朝见,只不过却多了些其他的氛围。

这是一个完不同于大楚的新朝,也是一个作风强硬的皇帝。

作风强硬,是朝臣们对这位陛下的评价。

经过一番磨合,新朝已经运转起来。

有不少旧臣感叹,楚皇项临天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霸主,但至少他能听进去一些意见,身边也有一个首辅姬无常中和,而这位却更甚。

基本上,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别人不容更改,只能执行,初始他们会发现,这些政令很离谱,简直无法想象,但慢慢发现,却是极有道理作用……

他的威信极大,从各种表现来看,对于打击固有阶级是要贯彻到底了。

就以他的作风,真的会允许诸侯国存在吗?

也不见得。

所有人都在观望。

早晨,天刚亮。

便有很多看热闹的民众早早的出门上街。

今天是诸侯王进京的日子。

这刚开始就有一个爆点了,因为到达寿春的只有十位诸侯王,厥王项允并无音信。

这也就意味着,他没有做到王康提的要求,将要面临清缴。

话虽如此。

但是否真的出兵,还是个问题。

总之,人们是议论纷纷。

“来了,来了。”

“看那旗帜,应该是奉王的车驾吧?”

“奉王可了不得,近年来奉国发展壮大,成为东楚之首,相当的厉害。”

“那还不是有名士温漳的辅佐?据说这次主使就是温漳,也是他跟陛下谈判有了现在的结果。”

“那是尤王的车驾吧?”

“那是浑王的车驾吧?”

声声议论不绝于耳,指指点点热闹不已。

“不过车驾不多啊,朝见也是朝贡,车驾不多,礼品便不多。”

“哼,觉得这些诸侯王们会多带礼品吗?能来就不错了。”

“也是。”

“不管如何也是一场盛世了,还记得楚皇陛下登基的时候……”

“禁声,是想找死吗?现在可是新朝大秦,是开明皇帝!”

因为事项特殊,今日寿春城内城防军都亲自出动上街维护秩序,将民众拦截在道路两边,让出通行的路径。

虽然人多,但秩序井然,丝毫不乱……

放下车窗帘,项百川长呼了口气,他感觉自己有些想当然了。

来到寿春周边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这种场面,完不像是经历战乱之后的新朝建立,至少有了完整的体系秩序。

寿春更是跟他以前来的时候感觉上一模一样,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王康已经对这里达到了完的统治。

人们脸上洋溢着笑容,丝毫没有异样。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知道,这一次是来对了。

至少跟王康有了对话的机会,不然等一切安稳下来,王康一定会派兵清缴。

当然,这也不是最担心。

来到寿春范围,他才知道了一件重大的事情……新律发布推行。

这是一部完针对贵族固有阶级的律法,他们首当其冲。

这是对分封制的最大冲击,相信如果真正的推行下去,分封制将不复存在。

“听说,近日皇帝陛下已经在督促吏部拟定官员选拔标准,更改之前程序……”

在一旁温漳说着这几天了解的情况。

他出城迎接了,就直接上了车驾,也不至于让奉王没有任何准备,两眼一抹黑。

其他使臣也是同样的做法。

他在说着,可看样子项百川都没有听进去……

“奉王?”

“哦,说什么?”

项百川这才是回了神。

“我说皇帝陛下有意……”

“说的是王康吗?”

项百川皱起了眉头。

温漳解释道:“在寿春待着,必须要注意称呼,毕竟改朝换代了……”

项百川不可置否,他还没有适应。

一恍然,就变天了,大楚也成为了过去。

作为项氏子弟难免心生悲戚,可他却无力改变,还不得已认敌为君。

暂时的,这都是暂时的。

只要能隐忍下来,度过这段时间,慢慢发展壮大,成为真正的东楚之首,就能占据东楚,跟王康分庭抗礼,分而治之……

至于现在,实力不够。

项百川握紧了拳头。

思绪闪过,他开口道:“听说王康并没有杀光陛下的子嗣,项瑜殿下还活着?”

“对。”

温漳开口道:“他们都被囚禁着,我得到消息,说是王康有意封项瑜殿下为王,给一个安生的生活。”

“还有这种事?”

项百川开口道:“如果是真的,那王康可真够仁慈的。”

确实是仁慈,换做是谁都会杀光永除后患,再不济也会囚禁终身……

“以看来,我们此次进寿春朝见安吗?”

“安是绝对安。”

温漳开口道:“王康做了保证,他不可能出尔反尔,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

他想起了王康跟他的赌约,准备要说的还是算了。

每一个主上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疑心重,本来没什么,若是说了,反而是麻烦……

“听说王康还出言拉拢了?”

听到此。

温漳微微一怔,他笑着道:“我对王上的衷心,您应该最清楚了,谁拉拢我都不会走的。”

“王康单独把留下跟说了什么?为什么在信中没有禀明?”

项百川目光紧盯着他……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admin

View all posts